資料來源:第九度空間

《你迷上我/你愛上我》分集介紹:第1集
天性陽光開朗的李葵媛,出身於韓國傳統清唱三代世家,在保守固執的爺爺教育下,葵媛學寫字前就先學上了伽倻琴古琴,並一直視國樂為真正的音樂。在一次隨爺爺出差到濟州島的旅途中,葵媛遇到了從此改變她一生的孤傲王子-李紳。


像是命中註定般,兩人總會在不同的地方擦肩而過。回到首爾後, 葵媛繼續她在國樂系的大學生活。

在一次課堂上,老師要求一直在課堂上睡覺的李紳談談對葵媛演奏的看法,李紳是個只對搖滾感興趣的人,對於國樂,他如是說道:“不是很清楚,但是感覺很容易睡著。”引來全班的哄笑,令葵媛覺得很丟臉。另一邊,為了籌劃學校的百年校慶,校長請來了畢業於該校的百老匯青年帥導演錫賢。

錫賢和學校的舞蹈教授允秀本是羨煞旁人的戀人,因為允秀為出國深造而拋棄了錫賢,錫賢對她又愛又恨。李紳每晚都會來送允秀回家,但允秀卻拒絕他:“以後別這樣了,去找合適你的年輕女生吧。”李紳笑著表示他不會放棄。

為了籌集國樂系教授的手術費,葵媛同朋友決定邀請校園偶像樂團The stupid到一日茶酒吧演出。可誰知樂團主唱竟然就是自戀傲慢的李紳。由於鼓手俊熙事先收下並花完了演出費,李紳不得不答應演出邀請。但是演出當天李紳卻因妹妹住院而缺席了,面對觀眾的抱怨,葵媛硬著頭皮當起了臨時主唱,雖然觀眾不滿離去,但她美妙的聲音卻博得了恰逢在場的錫賢的認可。不幸的是,演出當天教授在醫院去世,這加重了葵媛對李紳的厭惡感。


《你迷上我/你愛上我》分集介紹:第2集
對自己的無故缺席感到抱歉的李紳拿著錢找到葵媛打算向她道歉,傷心的葵媛冷漠拒絕,最後兩人大吵起來,要強的兩人決定打賭進行國樂與搖滾之間的比賽,輸者要做對方的奴隸一個月。

為了維護各自院系的威信,兩人的賭約不得不演變為學院間的大對抗。而爺爺更是監督葵媛通宵練習。

比賽當天,爺爺和錫賢都來為葵媛加油。兩隊實力不相上下,可是演出快結尾時葵媛的琴弦斷了,結果當然是李紳的樂團獲得了勝利。


錫賢來看允秀,看到因車禍受傷而不能自在跳舞的允秀,錫賢又痛又恨,卻依然冷漠地對她說:“我會是周慶的導演•••你還沒到編舞的水平。”

 

俊熙,雖然舞台上不亞於明星的金光閃閃,舞台下卻固守飽受苦難的詩人形象。任何人(除了同學和成員)都不會把眼前這個純潔的迷糊青年並且食量驚人的人和帥氣的鼓手聯繫在一起。此時的俊熙喜歡上了跳舞很棒的熙珠。熙珠是校理事長的女兒,為了成為主角,她玩命地練習,為了調節體重平衡,她沒命地減肥。因為導演被換,熙珠偶然偷聽到新導演錫賢中意於葵媛,於是她也開始關注葵媛。


奎媛的閨蜜寶雲和俊熙因俊熙巨大的飯量無法付賬而被老闆扣押,無奈下兩人向各自的朋友求助。

葵媛和李紳為付飯錢而見面,李紳再次向葵媛道歉(打賭後才知道教授在演出當天去世了,對此很愧疚),但他表示依舊會折磨成為他奴隸的葵媛。


李紳的父親患病,奄奄一息,請求李紳的媽媽讓父子倆見第一次也是最後一面。善良的李紳媽媽騙李紳有一個傑出的吉他音樂家肯指導他,將兒子騙到了醫院。李紳表面溫暖微笑,等媽媽一離開他就沉下了臉,他知道,那個人就是在他捧奶瓶的階段就開始讓自己觸摸吉他琴弦的父親。最後,父子兩各懷心思的以陌生人的身份見了面。

 

奴隸葵媛頂替李紳替他簽到上課,但被教授發現,被罰檢討。

 

分集介紹:第3集,冠軍

因為奎媛被老師抓到,罰寫,悔過書於是去了酒吧看到了李紳在唱歌,突然有點心動的感覺!

學校發出了通告,100週年演出的試鏡,導演則是金石賢有部分老師不滿意他覺的他很自大,而他在會議上則暗示著自己痛苦的過去,使他過去的戀人,鄭允秀十分尷尬,傷心

由於奎媛和李紳寫的悔過書太過於隨便,於是又被老師處罰打掃戲劇雜物室,但是李紳讓奎媛一個人打掃,後來,奎媛看到了一頂巫婆帽子就帶上了,在鏡子麵前自娛自樂,結果被李紳看到了,呵呵,李紳拿了很多衣服給奎那穿,小丑的,白雪公主的,等等,但是說了一句沒意思就轉身離去,正當這時,奎媛摔倒了,突然就停電了


打掃完畢了,李紳讓奎媛去幫他的自行車充氣,因為被奎媛詛咒道了,還有因為奎媛打賭輸掉了~

導演想邀請,李紳去參加試鏡,可是被拒絕了,奎媛一開始沒那麼想去,正因為李紳說,還想听聽她談琴
.
於是,奎媛就答應了去試鏡,在接下來的這幾天,大家都很心的用在練習,除了李紳在睡覺!

金石賢導演去找一個很有天賦的人,玄基英,可是他害怕舞台,不敢上舞台,但是石賢是不會讓他就這麼過活的,還是很努力的把他拉回舞台!而韓喜珠也很努力的在練習,在之後練習完畢後,俊熙在門口等她,而她看到當時穿的不錯的俊熙,就答應了他,讓俊熙送她回家,可是在途中下雨了,回到家後她媽媽對,韓喜珠說,要不要叫她爸爸靠關係,可是被韓喜珠拒絕~


d,day,大家都準備好了,可是在這時,韓喜珠由於昨晚淋雨感冒了,發高燒,沒參加成試鏡,而石賢也準備讓基英趕過來了(事實上是被騙來的)

試鏡終於開始了,而另一邊,俊熙一班人則在練琴房無聊著,俊熙則去看韓喜珠的試鏡演出,而李紳去醫院陪著他的父親(他父親拋棄了他們,現在生病了,快死掉了,所以李紳的媽媽才願意讓李紳去見他,其實他也是一位很棒的吉他手

俊熙沒等到韓喜珠,於是不知怎麼也上去跳舞唱歌了,很不錯的,而另一邊,基英也來了!本想走的基英,被石賢叫住了,在後面上來的奎媛一組,演奏著配樂,使得基英,唱出來了,體現了良好的唱功,一致得到好評!而俊熙知道韓喜珠是因為他而參加不了試鏡,於是找到了石賢,想拜託他能夠再給她一次機會的!

但是石賢告訴他有時候運氣也是一種實力,但是俊熙還是不放棄,用自己的摩托車去追他的汽車,愛情啊!李紳在和同伴們一起彈琴,突然同伴們覺的他在哪裡接受了輔導,其實是他父親給他的指導,他​​心裡意外的開心呢!

俊熙並沒有放棄,他給了石賢一張紙條,然後去醫院,把韓喜珠帶到了學校,原來他為喜珠伴奏,讓她能夠在導演,面前,展示自己的能力,演出後,俊熙送韓喜珠回醫院,韓喜珠吃了俊熙的巧克力,心裡應該很感動吧

第二天,試鏡通過的名單出來了,韓喜珠,奎媛一班人都選上了,而李紳的樂隊則選擇為,演出伴奏,李紳原本想離開的,可是看到了鄭允秀,於是留了下來!而演出則分為,演技組和演奏組,石賢把奎媛留在了,演技組,也許是想讓她演女主角吧,在同時李紳深情的望著鄭允秀,而鄭允秀望著石賢,


分集介紹:第4集,向著明天
葵媛與閨蜜散步在校園內正在為表演的事情煩惱,卻接到了正站在天台上監視她的李紳的電話,李紳叫她給自己買卡布奇若,“奴隸”葵媛不情願的把咖啡送到李紳手中,偶然中發現紳的秘密“站在天台可以每天默默注視允秀"!

對於毫無演繹舞蹈歌唱基礎的葵媛被選進演技組,教授以及同組學員都提出質疑。

第一天訓練,葵媛就因歌唱不是很好而遭到同學的輕蔑,她心裡很難過。課後,喜珠拉住葵媛說:別把我當成是你的朋友,李紳喜歡一個你無法相比的人,請你退出。受到刺激的葵媛並不服氣,不客氣地回敬道:我也根本沒把你當成朋友,我對李紳沒意思,以後不要對我指指點點。氣的喜珠牙癢癢。


寶雲拉著葵媛去看The,stupid的演出,葵媛感到心動,從酒吧出來,俊熙載寶雲回家之時,李信接到了允秀打來的電話.~

李信與爸爸(當時他自己還不知道是自己的父親)談論關於自己喜歡的人,而另一邊李信的媽媽語葵媛的父親談論到了李信的身世.

葵媛之後及時的幫李信買著卡布奇諾,每次李信都要她找200塊,葵媛每次都說下次給,李信望著她離去的背影,不知不覺的笑了


李信決定為了允秀參加公演,同時間在參加演藝系練習的葵媛因為被演藝系的前輩們挑撥而同她們大打出手,這是允秀與石賢進來了.
李信因不滿石賢將允秀的故事寫進劇本而與他有了第一次沖突......是夜,葵媛不知不覺來到練舞室,看到喜珠拼命練習的樣子,想到白天發生的事,心裡暗自傷神.

第二天,葵媛按照約定的時間將卡布奇諾送上了天台,卻沒有發現李信的身影,等了一段時間,依然沒有出現......李信踩著自行車來了,習慣性的往上一看,發現了咖啡杯,之後走了上去,發現咖啡杯上寫著......不由笑了

葵媛提出退出公演,石賢勸說無效,無奈想到李信,並告訴他如果想參加公演必須先勸葵媛參演,李信無奈,用了激將法..葵媛又回到了練習室,在練習時又被排擠,石賢很生氣,將她們帶到了另一處練習室,指著那些一次也沒上過舞台的練習生們,並把葵媛她們狠狠的教育了一頓

石賢走進珠寶店,買了一條吊墜項鍊,同時葵媛因為石賢的話受到了衝擊,決心開始努力練習,允秀看見了,積極幫葵媛訓練..李信也走進同一家珠寶店,買了一條吊墜項鍊

去上學的時候李信看見了因為練習而腿疼的葵媛,大發慈悲之心,要她坐上了他的自行車.石賢在練習時看到了努力的葵媛,心裡很高興,看向了允秀,看見了她的笑容。允秀邀請石賢去喝一杯紅酒,石賢答應了,允秀很開心,駕車之前約定一會再見,之後石賢在途中遇到了葵媛,並邀請她上車,送她回家!

在回家途中,允秀無意間在後視鏡裡看見了追趕到的李信,把車停了下來.....李信掏出買來的項鍊送給允秀,允秀表示感謝卻沒有馬上戴上,李信笑著並把項鍊戴到了允秀的脖子上,乘機與她KISS.....在另一輛車上的石賢與葵媛兩人,都目睹的這一情景


劇情介紹:第5集

葵媛與石賢坐在車上望著他們,不知不覺葵媛臉上有震驚失措的表情,石賢看了看葵媛,臉上露出生氣又無奈的表情,兩人隨即離開... ...李信對允秀說了生日快樂,允秀大感意外,回到車上就把項鍊摘了,嘴裡說著;瘋了.

葵媛回到家裡倒在床上想著KISS的場景,摸著自己的心,對自己有這樣的反應感到遲疑,石賢回到家裡,竟然有嫉妒之意,拿著自己買的項鍊,來到了允秀樓下,這時接到電話~李信回到家,無法掩飾高興之意,自顧自地彈了起來

第二天,葵媛與允秀在買卡布奇諾的時候又遇到了(有小插曲。。).......葵媛將卡布奇諾放在老地方等李信,卻發現李信與允秀的身影,同時石賢也在不遠處看到了他們,葵媛又發現自己不對了

李信跟允秀到了辦公室,允秀把項鍊拿出來還給李信,並要他以後不要再這樣了

回到練琴室的葵媛彈不出一首成調的曲子,出來時看到了沒拿走的卡布奇諾,心裡不平,找到李信理論~李信到練習室時已經遲到很久了,石賢有所不滿,處處刁難,兩人有點槓上的感覺

石賢來到醫院,幫基英辦理好出院手續,並希望他繼續站在舞台上,並給奇英看了很多以前的影片。回到停車場,決定還是去找允秀,石賢提出兩人復合,允秀同意了,而這一切,全被李紳看到了,李葵媛就在李紳後面,李紳對她冷嘲熱諷,葵媛很傷心。

劇情介紹:第7集
李紳因為父親的突然離世很是難過,坐在路邊哭泣。這時允秀開車經過,看見了,便上前安慰李紳。而此時,葵媛正激動地拿著項鍊尋找著李紳,碰巧看見了李紳抱著允秀,吃醋的她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

第二天李紳聽寶雲講她病了,但也沒做什麼。

實用音樂系的教授找到了李紳,想讓他編一百週年活動的閉幕曲。 這個曲子是要與民樂系的鳳之花合作的。第二天,葵媛來到了學校,並跟李紳說清楚了一切,說她不會再喜歡他了。

隨後,導演找到了葵媛,希望她參加女主角的角逐,殊不知,導演的哥哥為了幫助韓喜珠早已內定了人選。比賽當天,葵園的爺爺發現了葵媛參加比賽的譜子,把葵媛關在家裡。導演聽說了這件事,趕到葵媛家。 卻被葵媛的爺爺拒之門外。這時,李紳也趕到了。他讓妹妹巧妙地分散了爺爺的注意力,把葵媛帶到了學校。

葵媛落選了。結束後,李紳看見葵媛和導演在嬉笑,便提出要送葵媛回去,可葵媛拒絕了。 導演說:“這件事因我而起,我覺得我去會比較好。”就這樣,他們離開了。


, ,

Paine小不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